潘岳:东西方在生态文明这个点会师

注册送白菜

2018-10-23

  当今世界很多发展中国家,特别是其中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▓,在学习西方完成初步现代化后,都在反思西方意识形态▓,都在从自身古老文明传统中寻找新的价值观▓。   很多西方发达国家一边反思传统工业文明模式▓▓,一边到各种古老文明中间寻求生态智慧。

他们发现,基督教文明要求人类对生物群的尊重和保护应成为自然法的内容。

伊斯兰文明主张人是自然的一部分,应该合理适度地利用自然▓,反对穷奢极欲和浪费▓▓▓。 印度教文明重视内在精神▓▓,发起抱树运动去实践生态伦理▓▓。   当然▓,他们从中华文明中也可找到很多:西方在不断地求分▓,中华则不断地求合;西方有机械主义自然观,中华则有中和有机自然观;西方有人文主义伦理观,中华则有和谐生态伦理观;西方有二元对立进化论,中华则有天道人道融通论▓。

  正是这种互补性使得生态文明成为一个文明跨时空的交流平台▓,从而更好地推动人类社会超越制度▓、种族▓▓、信仰、政治意识形态的藩篱,理性地进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共识对话▓▓。

东西方文明在几千年前惊人相似地同时崛起,又在几千年后惊人相似地会师▓,生态文明就是这样一个会师点。   工业文明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,人类社会必然走向生态文明共同体▓。 从人与生态环境的关系来说,农业文明的共同体▓,其目的是解决生存挑战▓,表现为生活共同体;工业文明的共同体▓▓,追求的核心是财富,表现为利益共同体;到了生态文明阶段▓▓,由于生态系统不可切割、生态后果不分疆域▓,生态文明的共同体是真正的人类命运共同体。

生态文明将是人类命运共同体时代的主体文明之一。

  生态文明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构建体现在三个方面:  首先▓▓,生态文明将推动真正的共同体转型▓▓▓。 由于生态文明最能成为各派社会主义理论在更高层次的融合平台▓,必将引导全球从工业文明向新型文明转型▓▓,增进不同制度的环境公平和社会正义▓,使社会主义成为全球可持续发展运动的引领者,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进行绿色实验▓▓。

  其次▓,生态文明作为世界上不同文明▓▓、不同宗教▓▓、不同意识形态之间的最大公约数,为人类共同价值提供重要内涵▓。

  第三▓,生态文明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历史依据▓。 针对一些西方老牌帝国主义以国强必霸的逻辑预设中国,认为中国在资源上必然会与各国发生争抢冲突,必然实现新帝国扩张等说法▓,我们可以从历史上找到驳斥的事实,那就是中国从来没有搞过殖民主义和霸权扩张▓▓、从来没有建立过基于血腥征服的军事帝国▓、从来没有进行强加于人的文化输出▓,因此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绿色发展也绝不会是新殖民主义▓▓▓▓,必定依靠自力更生实现自身发展▓,以生态文明理念引领一带一路建设▓▓,为全球生态环境治理提供中国方案,因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而凝聚国际共识▓。 (作者是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党组书记▓、第一副院长,本文是作者在生态文明与人类命运共同体论坛上的发言节选)▓▓▓。